夜色已深。赵府外面只有几个人四处巡逻着,十分安静,有不知名的昆虫嗡嗡叫着。

    郑戚如刚走出小月的房间,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背对着自己站着。

    似乎正等待着谁。

    她本想走向前去吓唬一下此人,却不料他似听到了脚步声,猝不及防地转过身来,反倒把郑戚如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她干咳几声掩饰尴尬,见迟若赋只静静地看着自己,好像并没有打算率先开口,便自行说道:“你来这里…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有事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”事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把话说完,迟若赋便用手拉住她的衣袖,运气起身,她便只感受到一阵温暖的风裹挟着两人,朝着某处快速飞行着。

    只十几秒的功夫,两人便落了地。

    郑戚如被旋转了几十圈后,脑袋处就像有星星不断起伏着冒出来,同时两眼发晕,四肢不协调地不断晃动,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她怒道:“怎么跟上次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?这也太晕了!上次明明不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用的是另一种法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好吧,反正再怎么生气,她也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刚想找个椅子坐下好好谈话。

    却发现四处都是竹林。

    这是…他们之前待过的那个竹林。也是他们第一次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。”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她吗。

    像是有着读心术般,迟若赋这样说道:“正是因为有事要告诉你,所以才带你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啊。”她四处环视了一下,十分想坐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是觉得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“这里最安全。”迟若赋看着她,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郑戚如沉吟了一下,道:“是关于赵老爷的事情吗?正好我也有事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说。”对方仍然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嗯…好…你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赵闻疾是幕后黑手,管家是帮凶。”迟若赋似乎十分确信的模样,面上的表情未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是这么想的,但听了这话还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逼迫小月离开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他们还打算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也……!!?”不知道!

    她把眼睛瞪地圆大,死死地盯着迟若赋。

    “谁?”她脑子不断转动着,思考着前因后果,而后突然想到一个答案,浑身像是泄了气一般地软塌了下去。

    迟若赋正色看着她:“没错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真是可恶!

    虽然自己之前也分析过,他们最有可能想要干掉的人便是自己,但如今听到如此确信的答案,依旧十分气愤。

    郑戚如更是想要知道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幕,才会让一个赵家之子伙同管家,谋害赵老爷,还不惜动用一切手段除掉任何妄想阻挠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他们两人吗?”她还是要仔细问清楚。

    迟若赋目光波动了一霎,镇定道: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?”

    “我目睹了他们威胁小月离开府门的情形,还于暗处听闻了他们的计划,包括他们明日打算将你私自以解决案件的名义约出去,然后趁机下手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…”郑戚如喃喃道,“果真是他们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他们是如何控制赵老爷体内的毒物吗?”她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使用的是一个魔笛,这个魔笛是用来控制那双头青尾蛇的。而那双头青尾蛇,来自管家许久以前精心设计的毒物庄园,可别小瞧那蛇物,虽然年岁不大,却是那里的未来霸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怎么多?”

    迟若赋不动声色道:“我自有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我的意思是,为何要这么残忍地对待赵老爷?再怎么说,赵老爷也是那赵闻疾的父亲,同样也是管家的老爷啊。”

    迟若赋似乎打算让她知晓一起,有问必答:“因为那双头青尾蛇对于生长及侍养的要求极高,它自出生后,百日内必须吸人血,食人肝,若寄生于一个身强力壮者的体内,那便是极好的生活环境。你应该不知道,赵老爷实则是一个武力高强的人,他体内条件甚好,再加上其修炼数十年的功力于体内流转,和那紫灵宝的灵力滋润,更是极利于双头青尾蛇的生长。”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又道:“至于他们为何要如此加害赵老爷,那就牵扯到他们的私人恩怨上了。我对此也不太了解。不过,赵闻疾的生母似乎曾犯过错,惹得赵老爷不快,一直以来都对她十分冷淡,最后导致她郁郁不欢,在赵闻疾很小的时候便死去了。管家的事…我便完全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有些相信。毕竟那赵闻疾,看起那般邪气,也许就是由于从小目睹自己母亲的遭遇,才变成阴沉乖张的模样吧。现在他的所作所为,可能就是想要为自己的俄母亲报仇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”她点点头,觉得真相再次清晰了不少。至少现在自己不仅知道了幕后凶手,还知道了那毒物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么,她打算先救下赵老爷,再当众将那两人的真面目揭穿。至于赵老爷醒来以后的举措,她便不掺和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如何利用那魔笛将那毒物引出吗?”她期待地看着迟若赋。现如今救下赵老爷的性命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迟若赋抿了抿唇,道:“我曾听闻他们密谈,短鸣一声可让其自由活动,长鸣十余秒可以使其破体而出,来到吹笛人的身旁。至于一些具体的命令,似乎是要吹奏某些特殊的笛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不过,那双头青尾蛇从体内退出时,是否会伤害到赵老爷,若它直接从肚子里钻出来,那样可能会直接威胁到赵老爷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你难道忘记了赵老爷太阳穴处的针孔吗?它便是从那里进去的,而那蛇十分聪明,他们吹奏笛法的时候让它从那里进去。出来时,它也会从那里钻出。”

    “…不是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存在吗?针眼大小的孔它也能钻?那也太小了点吧!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小的蛇,这不就是根小泥鳅吗?”

    迟若赋的嘴角微微翘了翘,随后又短促地平放下来,回答道:“所以它才特殊啊。此蛇乃非凡之物,一出生便自带着许多功法,钻入针眼大小的小孔,对于它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。况且,它本身仍是幼蛇,也没有成年蛇类那般巨大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不过它那什么双头,也可以缩?”

    “它的双头,是得成年以后才会生长出来的。现在尚处幼年,只有一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呢?”

    “很快。也许几个月后,它就会变成真正的双头青尾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等那蛇物出了赵老爷的身子,赵老爷就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本就武艺高强,且那蛇并未食其要害。待蛇物出身,再用那紫灵宝和其他药材稍作调理,赵老爷的身体重新开始正常运转之后,便可以很快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。”郑戚如顿了顿,看向迟若赋的眼睛,郑重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迟若赋移开视线,语气仍然平静:“不用。我也只是…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唇角上扬,十分温暖:“等这事结束后,我一定会让那醒后的赵老爷,给你那个东西。你不必担心。”本来以为需要费一番周折才能使得迟若赋站在自己这边,没想到在自己行动以前,他便已然选择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的内心是极为喜悦的。

    迟若赋望着不远处一个凸出的竹笋,似有所思,只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,我会与小月汇合。到时候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可以跟我们一起出府游玩。那会很有趣的,我保证…如果你也愿意的话。”郑戚如勇敢地说完,便害羞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因此她全然不知,本望着不远处的迟若赋突然转移了实现,看着她的背影,眼里有些闪烁,以及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半晌,她见身后没有任何回应,便缓缓转过身来,看见了恢复平静,面无表情的迟若赋,心头虽有些失望,但也尽力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…再次谢谢你。”她佯装无恙,朝他笑了笑,然后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迟若赋身边鬼魅似地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面对面与迟若赋站着,点了点头,道:“你做得很不错。事成之后,我会兑现我的承诺,将弑神印交于你。”

    迟若赋没有言语,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不会伤害她的。顶多让她暂时昏迷几天。事成之后,我便会安排人马将她送出府中。你不用担心,我定会守约。”

    迟若赋平静地说道:“我不在乎。”说完便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那人无所谓地耸耸肩,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仰天大笑,其中的意味十分复杂。他似乎终于得以品尝复仇后的甘甜,虽然不知为何,那抹甘甜并不如想象般纯碎,夹杂着一丝奇怪的涩味。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