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阳光明艳,天气清爽。

    郑戚如做了一个晚上的良梦。梦中是从未有过的仙境般的景象,自己迷迷糊糊地置身于一片温软的花丛,有清凉的柔风在耳边吟唱。后来略微清醒,便看见了迟若赋。他于不远处站着,似与身后的旖旎之景融为一体,只静静地看着她,然后伸出了手…

    再后来,她便醒了。刚醒的那一会儿,她似乎还像是置身于梦境一般露出傻笑。待窗外高升的太阳不耐地将温度传递入屋,她才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郑戚如抚上自己的心口,觉得又暖又羞。昨晚第一次相谈,分开后自己便又迫不及待地在梦中寻他。

    真是害臊。

    也许此时她才真正体会到了当年自己看过的书物里,那些窈窕淑女邂逅情人时的莫名情愫了吧。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不过,正事还是要继续做的。她可没有忘记,今天就得正式去诊断那位赵老爷了。自己还是得尽力而为,哪怕只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,也算是不辱那逍遥菩提的名声…实在不行,自己也只能找别人求助,比如…迟若赋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的心中有源于未知的对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穿好衣物后,郑戚如走下床,给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嗓,刚打开门,就看见站在门口似乎正准备敲门的小月。

    小月的身体颤了颤,显然还被吓了一大跳:“小…戚如,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四处看了看,见没人,瞪了小月一眼道:“你怎么又让我无缘无故比你小了一辈啊,以后再别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我以后一定不再这样了,我保证!”小月举起拳头,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后,郑戚如和小月并排走着,在偌大的赵府里闲逛。

    小月显然对陌生的环境有着强烈的好奇心,一路上十分兴奋,四处观察着。

    郑戚如一边走着,一边思考着那赵老爷的事儿。实在是很诡异。

    明明身体的各个器官都近乎完全衰竭,怎么生命力还反而增强了呢。

    昨日她看着赵老爷的身子,总觉得那虚弱的外表下潜伏着一个强大的魂灵。这个想法令她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小月突然出声,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戚如,你看!前面似乎有一个大园子,真是奇怪诶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回过神来,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们正巧走到了一个大园子正前面。

    这个园子没有门匾。

    不明材质的绿色丝条互相编织交错,覆盖在这个园子的表面。从她们现在所在的位置,只能看见园子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门口呈一个巨大的椭圆状,高近十五米,宽近十米,横亘在她们面前,显得她们十分渺小。

    郑戚如与小月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咽了咽口水。两人十分好奇,同时又有些隐隐的惧意。

    两人走近园子,突然发觉不对。她们的腿部竟开始变酸,肌肉如同被冻结了一般,越是走近,就越发吃力,仿若深陷泥潭。

    她们努力走到了离园子门口约莫五米的位置,便再也不能前进。

    两人将视线焦点全部聚拢在园子深处,想要看清楚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但因绿色的枝条层层包裹,她们只能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园子里有很多生物。有发着光的人状植物,还有许多活物在走动着,但因身形巨大,被遮挡在外面的绿色枝条切割成片段,她们无法看清完整的模样,只觉得身形各异,狰狞怖人。

    往远望去,这个园子似乎大的不可思议,如同没有尽头一般。

    “真可怕…”两人一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玩意儿。”小月的声音有些发颤,看得出来,她是真的被震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那些大型生物暂且不谈,刚才我竟然看到了一个像是会吃人一般的魔植,有着比人长数倍的舌头和獠牙,真是太恐怖了…”

    “戚如…我们还是走吧。站在这里感觉都快要窒息了。”小月催促她。

    郑戚如点点头,这种窒息感不仅仅是因为看到了那么多奇怪的生物,还似乎来自于整个空间的一种莫名心悸。像是有什么无形又庞大的力量在阻止着她们。

    仿佛是不属于人界的力量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转身往回走,且越走越快,生怕背后有什么东西追上来似的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想着远离那片园子而疾步快走时,刚好遇见了赵闻风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总算找着你们了!方才听丫鬟们说,你们吃过早点后便想要到处走走。我有些担心你们不熟悉坏境,找不到路,便拉着哥哥们一起来寻你们。可把我累坏了。”赵闻风加快速度,走近两人,一上来便不满地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我们就在这附近闲逛,没有跑多远…可能是不小心与你们擦肩而过了吧。”郑戚如有些心虚,完全没有提及刚才看见的那个园子。直觉告诉她,那园子的来头可能不简单,绝不能贸然提及。特别是在这一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赵闻风耸耸肩:“既然逛够了,那就请你们现在去我父亲那里看看吧。兴许能够发现什么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郑戚如沉吟片刻,冷静道:“好,带我们去吧。”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