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随着领路的侍女们,郑戚如和小月很快就来到了分配给二人的房间前。

    两人的房间相邻,也算是互相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“那小月,你就回房好好休息吧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…戚如。”小月也有些困了,她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陪同郑戚如入屋的侍女拿出烛台点好灯后,便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郑戚如好奇地围着这个房间绕了一圈,这里宽敞而干净,她倒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她兴奋地奔向自己的床,有种不真实的幸福感。但随即想到明天即将到来的麻烦事,她的脸又立马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她得好好思考一下对策才行…

    在第n次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之后,她决定!走出房间!上个厕所…

    也许是太过紧张了,明明没有喝多少水,她却急切地想如厕。不过出去一趟,呼吸一下夜里的新鲜空气,心情应该也能舒缓许多。

    郑戚如打开门,走出了房间,狠狠吸了一口夜晚的温润空气,顿时觉得舒坦了不少。

    此时似乎已经很晚了。偌大的赵府空无一人,连个巡逻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本想敲敲隔壁小月的门,但想了想,还是放下了已经抬起的手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,就让小月好好休息休息吧。

    一个人走在只有月色提供光亮的赵府,还真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郑戚如穿梭在阴暗不明的院落里,不由得加快了步伐。但走着走着,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——她不知道厕所在哪里!同时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悲的事实——她是个路痴。这下想回去都找不到地儿了,况且这边的女眷院落每个房间门都长得差不多,她怎么区分的了!

    暗骂了自己无数遍后,她只能继续胡乱地瞎逛,此时的她无比盼望待会儿能够遇见一个人,活人就好。哪怕是不小心遇见了面瘫脸赵闻润或阴险脸赵闻疾,她也觉得挺挺不错的…

    这时,远方突然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,还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她急忙欣喜地跑向前,却眼尖地发现眼前不止一人,而是有三个人。其中两个人穿着黑色夜行服,低着头,跪在地上,另一个人则站在他们的面前,正低着头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“找到组织”后本应开心地向人问路的郑戚如此时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。她看到不远处有一片竹林,便立马钻了进去,藏身于此。

    因为双方距离有些远,闯入郑戚如耳朵里的话语变得支离破碎,很难听清楚完整的句子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竹林的边缘位置,而后好奇地伸出半个脑袋看向那三个人。

    正巧看见站着的那个人将手抬至颈处,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,头也随着往郑戚如的方向微微一偏。在月色的亮光下,清晰地露出了那张脸——是赵闻疾!或者是与他孪生的赵闻秀!

    她也同时看到了他的嘴型,配合他方才的动作,她隐隐猜到,三人打算谋杀掉一个人!

    郑戚如用手使劲捂住自己的嘴巴,防止因为惊吓而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说了什么,但从刚刚那个手势来看,一定是见不得光的阴暗计划,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在旁偷听…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于是郑戚如急忙将脑袋缩了回来,小心翼翼地将身子往竹林深处挪动,因为担心翻过身子会弄出太大的声响,她只能谨慎地缓步后退,希望能够就这样退出竹林,然后再狂奔回屋!

    真是充满惊喜的如厕之旅。

    她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极其小心地后退着,秘密谋划什么的那三人的声音也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

    突然,她后退的那只脚踩住了一个奇怪的东西,与之前踩在地上的触觉完全不同,似乎还有些温热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想到了很多。

    天啦,不会是蛇吧!要命啊,她此生最怕的动物的就是蛇了!

    对蛇的恐惧竟让郑戚如暂时忘记了人类的恐怖,她张开嘴,忍不住地快要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双温暖宽厚的手掌及时地捂住了她的嘴,阻止了她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本会放出惊人分贝的嘴被强行关闭,已从喉咙处吐出的气息被削弱了大半,只来得及溜出那人的指缝,憋出微弱的瓮响。

    郑戚如的耳旁传来了一个低沉又磁性的声音:“别出声。”

    是他…郑戚如一下子便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,其实是只听过一次的声音。

    没错,是那位“有意思”,也是在这赵府中与她重新相遇的美少年。

    郑戚如立马就放弃了挣扎,心甘情愿地僵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的唇部与他的手紧密贴合,竟还让她的脸颊上窜上几朵绯云。

    还好他看不见。她在心里这般想道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便缓缓地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她的头顶处传来微沉的声音:

    “他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看他,这才发现原来他们隔得这般近,原来他,这么高。

    他在她明显浸泡在少女情怀的眼神中依旧淡定,随后开口:“要跟我走吗?”说完这句话,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不太像是他的作风,自己绝不是个热爱多管闲事的善人,只是不知为何看到她纯净的眸子时,这句话便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听了这句话,脸上浮出一排红晕。

    郑戚如点了点头,娇羞地完全忘记了自身所处的危险境况。

    得到回应后,他也点了点头。随后抱住她,脚尖一旋,跃步飞身离开了竹林。

    几霎后,三个身影落定两人曾停留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双眼睛如火把般四处搜寻着。

    片刻,其中两个人走至一个男人跟前,抱拳跪膝道:“主人,没有。”

    男人哼了一声,自顾自地向前走了几步,突然转头道:“这个人定是知道被我们发现了,于是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主人,要不要我们再去找找。”跪在地上的,其中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恭敬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这赵府这么大,谁知道他一闪身去了哪儿。这人武功一定比你二人高深,量你们也找不到。说不定还会惊动不该惊动的人。”男人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主人,整府的人明明都被我们…”刀疤男有些着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主人,若是方才我们的计划被那人听见,岂不是前功尽弃了。”跪在地上的另外一个人也急道。

    男人再次冷哼了一声,挥手道:“继续寻找,说不定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比如那个人。而且我怀疑,刚才的那个人,就是他。毕竟,能不受我们沉醉烟影响还能于此时四处乱窜的人,也就只有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们要不要找到他,然后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们的功力远不如他,他是个有着不寻常功法的人,十分不简单。不过,我相信我们的计划对他而言构不成威胁,依他的性子,应是不会管的。况且,到时候我们事成,他也有好处。例如他想要的东西,我们都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高明。”两人虔诚地跪在地上,弯下身子,一齐喊道。

    男人冷酷的脸上未曾有些许变化,只继续吩咐道:“认真执行我们的计划。失败者——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