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渐深。赤日逐渐褪去光芒,朝着天空的西边缓缓下沉。皎洁的明月则成为了主角,骄傲地向人间洒落清辉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来到了一个别致的亭落处。这里近湖,其旁还有着茂盛而整洁的草丛,含羞的娇艳花朵于之绽放。

    而亭子内,最中央摆放着圆形的木桌。因正值夏季,仆人们体贴地为大家准备了凉爽的石椅,甚是舒适。

    赵家四个少爷都来了,大家临近坐着。

    郑戚如与小月则坐在另一侧,对着几位少爷。

    管家如同黑夜的奴仆,安静地站在几位少爷那一侧的亭柱旁。

    郑戚如仔细地观察着对面几个人的眉眼,惊讶地发现除了方才见过的大少爷赵闻润和四少爷赵闻风以外,另外两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许是察觉到她有些吃惊的目光,赵闻风挑了挑眉,解释道:“我二哥和三哥出生时间的间隔只有两秒钟,可以这么说——他们是孪生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…”

    其实这两人虽然长相完全一样,但气质却大相径庭。靠近赵闻风坐着的那人看上去十分文弱,还时不时地咳嗽几声,身体似乎不太好。而另外那位则给郑戚如一种邪气的感觉,整个人随意地瘫坐在石椅上,微歪着脑袋,漫不经心的模样。他闻言还与郑戚如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郑戚如突然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喏,我旁边这位是我的三哥,名作赵闻秀。跟我三哥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位呢,自然就是我的二哥了,他叫赵闻疾。”讲话的赵闻风似乎是最好相处的了。

    赵闻秀捂住嘴轻咳了几声:“咳咳咳…你们好,我叫赵闻秀,咳咳…我从小患疾,身体有些不适,还望姑娘莫要笑话才是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连忙摆了摆手,也跟着自我介绍道:“不会不会,哪里的话。你好,我叫郑如。”

    小月眨了眨眼,怯怯地跟着介绍了自己。

    显然,另外一位仁兄并不打算跟两人打招呼,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郑戚如和小月。不过郑戚如也不太想和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种自带阴冷气场的人,还是少接触为好。免得感冒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所谓的亭下雅处,不过就是大家围着一张桌子闲聊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全程大部分都只是郑戚如和赵闻风在聊着天,赵闻秀和小月偶尔插句话,另外两人则完全充当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角色,只沉默地目观全场。

    交流了一趟下来,郑戚如发现赵闻风这个人十分有趣,完全抹去了初见时给自己留下的不太和善的印象。而自己,也成功地从这次交谈中获知了许多赵府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知道又聊到了什么,两人一齐笑了起来。郑戚如突然想起了在府中所看到的那位美少年,于是假装不经意般询问道:“对了,我来府前听闻…在我来之前,有一位贵人来到了这里,不知道…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位啊。是的,那位的确算是贵人了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的心被微微捏紧,但她仍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:“既然是贵人,此次谈欢为何不邀请他一同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其实吧,那人脾性很怪的,没有什么缘由便请他来的话,他是不会过来的。况且我们也与他不是很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那他也是来为赵老爷治疗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一般都是管家在与他接触。咦,你似乎对这个人很是关心啊?”赵闻风的话语中有一丝试探。

    郑戚如胡乱地摆摆手,急忙否认:“当然没有!额,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吧。因为我以为他能够医治好赵老爷的病,便想着能够与他一起探讨病情呢。”

    赵闻风用复杂的神色看了她几眼,点点头,道:“其实,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有能力医治好我父亲的病,但…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是不会请他来医治的,毕竟他所需的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低下头,噤了声,片刻后抬眸笑道:“总之,我们啊,就全靠你了!毕竟,你想要的,我们一定能够负担地起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闻言掩饰般地拿起桌上的茶杯,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,尴尬地笑了笑:“呵呵呵呵呵…我尽量,我尽量…”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后,大家逐渐有了困意,不,是赵闻风和郑戚如二人突然有了困意。

    赵闻风抬头望望天色,见已经很晚了,于是对同样有些困意的郑戚如和面无表情的其他人朗声说道:“那今天就到此为止,我们就此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?…好!散吧!”郑戚如感觉自己突然没了睡意,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。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