宛头镇。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小镇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晌午,贩卖东西的小贩们在街道边上扯着嗓子吆喝着,商品种类万千,到处是形色各异的小玩意儿,充满了和乐的气氛,而逛买东西的人也不少,浩浩荡荡地拥挤成热闹的队伍。

    成功从家中“逃”出来的郑戚如与小月,此时就在这个队伍之中。虽然两个瘦小的小身板基本快被淹没了,但两人的说话语气仍然是有股遮不住的兴奋劲儿。

    小月最先开口道:“小姐,看来我们选择出来闯闯可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啊!外面真是热闹,比府上好玩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哼,这个决定貌似是我提出来的吧。亏你当时还不乐意呢,现在知道我的高深了吧!”郑戚如微昂起头,骄傲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小姐,我觉得老爷和夫人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地让我们俩人行走天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用你说?我早知道了。不然为什么我特意冲进人群中?还不是为了使出伎俩把他们甩掉啊!”

    “啊?你把那些暗卫甩掉了?”小月皱起眉头,实际上她觉得有那些暗卫跟着也算有个保障。毕竟她们两个小女孩出来闯荡江湖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。

    “对呀,使用了许多障眼法。嘿嘿,我这么多年看的那么多书可不是白看的,虽然我武力值不咋的,但智力值还是不错的!嘻嘻,我聪明吧?”郑戚如似乎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是很聪明了…”小月也不知道说什么,事实上她不觉得小姐的做法十分正确,她只好目光到处乱瞄着,找其他话题转移过去,“诶,小姐,你看!那边有好多人围着一个地儿,中间好像是…呀,小姐!中间那个人太可怕了,竟然在喷火!”

    郑戚如顺着小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,而且人群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。于是她赶紧拉着小月朝那里挤去。

    凑热闹的事儿,她可最喜欢干了。

    “诶,让让。嘿,别把我挤出去了。见我是女的好欺负啊!好了,让我进去…”

    在遭受无数白眼和小声责怪后,郑戚如终于带着小月挤到了人群最里层,也终于看清了眼前正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肌肉的健壮男人光着膀子,站在空地的最中央,健康的麦芒色肌肤在炽热的阳光下闪闪发光。只见他两腿做着蹲马步的姿势,两手握成拳放在腰间,大喝一声,一束妖艳赤红的火焰便从其口中喷出,足有将近半米高,火势似乎比刚才所见更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男子并非单独一人。其旁有一位穿着宽松长袍,长相微有些异域且侍卫模样的人站着,右手旁放着一个木桶,该人淡定自若,无甚表情。

    人们随之喝彩鼓掌。

    虽然中土地广人多,但绝大多数人都是不会武功的。这等景象对他们而言算是十分少见的了。

    喧扰四起。

    不知何处突然传来一个阴柔的声音:

    “原来就这点小本事啊,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其他能看的玩意儿。真是无趣。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皆议论纷纷。而肆意游荡的巨型火焰也随之聚拢收回男子的口中。

    小月也在一旁插嘴:“真是鱼肉里挑刺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转头对她嘘了一声,她聚精会神地盯着男子的反应,眼里闪烁着玩味。

    男子并不惊慌,也没有说话。只向旁微微示意。

    侍卫模样的人向前把桶放在男子身前。

    只见男子似深吸运气,腹部肌肉向上提了提,一展手,竟出现一个跳动的水球,再翻转手背,水球滚落于木桶中,漾起层层波芒,水位几至溢出。

    随后他浑身肌肉竟像是生长出翻滚的火焰,气势熊熊。与方才一般,仰天一喝,双手却不再握拳,而是随之摊开。比刚才更震撼的是,火焰竟从三处迸射,口中,以及两手处。神武异常,恍若天神。

    身旁的人趁时向前,并提起装满水的木桶,猛地向男子泼去。

    但本该因水而熄灭的火焰却舞动地更加猖獗,甚至还盛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瑰丽的火焰竟由赤色变成了紫色,同时就像是被附上了生命一般,变成了凤鸟般的形状,甚至漏出了鸟翅,最顶端似乎睁开了一双神光湛湛的眼,望着青天,像是即将展翅翱翔。

    这种景象比之之前不知道震撼了多少,大家只觉得眼中充斥着一种神异的澎湃,心中竟无比激动,有些体弱者竟控制不了自己一般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皆处于懵肿受怖之时,男子停止表演,身上赤色渐退,那火焰亦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悻悻地收了息,融回了男子身上。待众人恢复状态再望之,竟发现男子已收功肃立,全身衣物尚存,干净整洁地仿若新裳。

    须臾,众人也不知谁先带头,之后一齐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带头鼓掌的当然是郑戚如,她站在最前面,看得极其清楚。那团像是凤鸟一样的火焰带有一种灵气,似乎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那男子在火焰成形的刹那,他的眼睛变得无比的神异,与那火焰中显现出来的眼睛似有相通之处。

    此人的来历定然不同凡响。绝非凡人。

    郑戚如计划着,待众人散去,怎么也得与那人结识一下。自己闯荡江湖,就是想要去见识世界真正的一面。她始终觉得,自己之前所认知的,其实只是世间真正模样的冰山一角,兴许连一角也算不上。某些真相绝对无比震撼。

    她想要探知未知。

    “呵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的男声自不远处传出,有一种清浅的磁性,十分好听。

    郑戚如不禁望了过去,一眼便揪出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年轻男人。一袭白袍,银丝袖边,头发以一紫箍束之,面容白净精致,长眉入鬓,深邃清透的眼睛因笑意微眯着,眼尾长挑,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上扬。一只手自然地垂在身边,另一只抬起的手则拿着一画扇,并不时摆动着。姿态优雅,贵气十足。可谓是好一个美人郎,一笑侵人心。

    郑戚如觉得一团火烧云攻上了脸颊,急忙扭头掩饰,而那个年轻男人似乎见了足够精彩的部分就没了兴趣,深深看了表演之人一眼后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演绎了几番绝妙的功法后,那位异人似已表演完毕,同时那位侍卫则不知从那里拿出了一个铁盒,朝着人群靠近,脸上虽十分淡定,但郑戚如却看出他的腮帮处隐隐抽搐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见表演完毕,且还面临着掏腰包的难处,大部分人都做鸟兽状散去了,像是忽然听见了远方瘟疫的险情一般。只有极少的人朝那铁盒里丢了些许铜板,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郑戚如朝方才那位年轻公子处望去,那里早已没了身影。她轻叹了一声,回头看着侍卫手中那铁盒里少的可怜的银两,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她心事的小月有些纳闷,摇了摇她的衣袖,望着空地里带着不明情绪站着的两个人,略带同情地说道:“小姐…我觉得那两个人做了这么多,但没什么回报,太可怜了。况且能够屈下身子,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儿的人,一定是碰到了不可解决的难题。我们帮帮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也有同感,点了点头,拉着小月朝那两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有人走过来,侍卫露出几丝敌意,但看见两人皆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,又似乎减了些许警惕。倒是那光膀子的健硕

    男子,听闻脚步声之后便镇定地望着两人,目光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跟前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郑戚如暗自观察了一下侍卫和男子明显与本地区不同的服饰,眼睛眯了眯,而后展颜一笑:“两位兄弟,你们好!我叫郑戚如,我旁边这位是我的妹妹,叫小月。”

    小月闻之身子颤动了一下,眼眸望向郑戚如,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男子沉默片刻,才用一种有些别扭的口音回道:“戎劲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微微吃惊,戎姓并非他们中原一族的姓,此姓似乎说明这两人乃是外族之人。

    戎劲旁边的人见其回答了,皱眉迟疑了一会儿,也道:“我叫阿林。”

    郑戚如笑道:“我刚刚一直在人群的最前面,你们表演的全程我都看着呢,鄙人实在敬佩至极。”说着微作了一揖,“我和我妹妹也是初来这江湖一趟,与二位兄台情况应是有些相同的。希望与两位交个朋友,一起于这附近的酒楼坐下言欢。当然,初次见面,这顿饭我请,算是可以看作我真心诚意想要与二位交朋友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在清晰目睹阿林在听到这顿饭三个字时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后,她笑意加深。

    戎劲却是没甚大反应,瘦削坚韧的脸仍然十分冷静,他盯着她的笑意,神色微动,而后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之后戎劲接过阿林递过来的衣服,穿上后,从容地与三人一起出发,前往酒楼。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