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光和美,清风传香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一家之主郑老爷的脸色微微涨红,一张慈眉善目的脸上满是汗水,连头发都浸湿了,一双手没有闲着,正尽心尽力地为自己的夫人捏肩捶背。

    郑夫人正躺在一张藤椅上,微微闭着眼,柔和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显得十分年轻。由于大功臣郑老爷的原因,她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得到了放松,不禁舒服地从嗓子里发出一声清吟。

    郑老爷惊喜地瞪大双眼,嘴角都快上扬到耳边了,仿佛领赏银的人般问道:“夫人,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还行吧。”郑夫人懒懒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可真是太…”话音未毕,便被推门声堵住了剩下的话语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是郑家小姐,以及跟在后面的小月。

    郑小姐一进来便大大咧咧地坐在凳子上,轻门熟路地端起桌子上的茶壶,然后给自己盛了满满的一杯。

    郑夫人在郑小姐进来的刹那便用手扫掉肩上的手,而后无视掉手的主人有些幽怨的眼神,站起身子,看了看自己女儿此时的模样,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看你,我们郑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,但也算是书香门第了吧,你这像个什么样!以后你若是嫁出去了,可别说是我们的女儿!

    郑小姐有些庆幸自己尚未喝下这杯茶水,她不满地看着娘亲:“娘啊,这是什么话,我还未及笄呢,谈什么嫁不嫁的,真是的…”

    被忽略许久的郑老爷微咳了几声,开口道:“戚如啊,你这孩子突然这么着急地进屋,是有什么事吧,快快说了,我和你娘还有事儿要商量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朝之望去,正对上促狭的目光,微红了脸,然后也望向郑戚如,示意其说话。

    郑戚如有些踌躇,毕竟出府这事可不是小事,但随即想到了外面斑斓的世界,便又重新灌满力量,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…其实,其实也很简单,我觉得待在府中的时间太长了,每天做着重复的事,看着相同的人,有些…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”

    郑老爷的语气微沉:“你是说你要一个人出去闯荡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个人!”郑戚如见父亲语气不太好,连连摆手否定,决定拉小月下水,“小月答应她会跟着我的!”

    小月被郑老爷有些严肃的目光撞了个正着,心头微微一凛,正想开口否定,又触及郑小姐恳求的目光,内心软了下来,于是咬牙道:“是的,我答应了的。老爷,请相信我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保护小姐的安全,拼了命都不会让小姐有事的!”

    郑老爷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脸别扭地瞥向一边。

    郑小姐见迟迟没有回复,心下有些着急:“爹爹,我不会有事的,我只是太好奇了,想出去玩一玩,况且,我还会武功呢!”

    郑老爷听完又不屑地冷哼一声:“就你那三脚猫功夫,当真走在外面,随便一个飞贼都能把你撂倒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见场面十分尴尬,急忙出来打圆场,虽然她也不大赞成自己柔弱的女儿出府,但仍然软下嗓音对郑戚如劝说道:“孩子,我不想把你脑中的美梦打破,但是你要知道,外面的世界,并没有你想象中那般美好的,这个世间,有太多险恶的东西了。你还那么小,叫我们怎么放心让你现在就独自出去呢?”

    郑戚如不服气的撇撇嘴,道:“我不怕!我知道!谢立都给我说过了,外面的世界其实十分险恶,但他同时也说了,有邪有正,有苦有乐,苦中做乐,化险为夷,这才是真正的江湖!”

    “嘿!你这孩子从哪儿听来的话啊!你懂什么叫做真正的江湖吗?”郑老爷忍不住吹胡子瞪眼,提高音量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郑夫人瞪了瞪郑老爷,真是越说越起劲了,随后其眼波微转,嘴角漾开笑意,“女儿,我答应你,等你准备好了,便可收拾包袱出府,不过…你一年后必须得回来,知道吗?还有,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万别到处惹是生非。”

    郑小姐听罢眼睛一亮,兴奋地跳了起来,此时的她似乎是热情火焰的化身,激动万分,向爹娘深深鞠了一躬,随后便活力十足地拉着小月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万分激动,自己终于可以真正走出去,见到那缤纷美丽的大世界啦!

    在其身影彻底消失后,郑老爷终于向娇妻焦急地问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,怎么能答应让我们的女儿出府呢,这样做多危险知道吗?”他此前一直没有阻止,也是因为郑夫人不断向其传达稍安勿躁的眼色。

    郑夫人深叹了一口气,眉目间闪动着莫名的情绪:“如果不让她出去一趟,怕是她今生都将抱着这个遗憾郁郁生活。放心,咱们的女儿我还不了解吗?她虽与一般的深闺小姐不同,但仍还是五指不沾烟火的小姐,等出了府,没人给她钱花,衣物也不能随性而置,且真正看见了世间丑恶的一角,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郑老爷闻言虽少了许多忧虑,但还是觉得不妥,迟疑了一会儿,突然惴惴地低声说道:“可是…当年那个人不是说过的吗,我们的女儿是不能出去的,若是…”

    郑夫人及时打断了他的话:“别提那些,戚如可是我们的女儿。再说了,她自己想出府玩,我们又能怎么办。我还真不信,非得按他说的办,就算出去了,又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家家的,怎么这么磨叽呢,脑子真是一点弯都转不动啊,你那暗卫是摆设吗?到时候将部分暗卫派出去,吩咐他们一路保护郑小姐,若真遇到了什么,我们就让暗卫们将她带过来。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郑老爷低头略一思索,抬首时担忧全无,不禁伸出大拇指,崇拜地望着郑夫人:“夫人,你这招真高!”

    “别贫嘴了,快去安排吧。对了,把那个珠子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珠子?!可它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“…好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待郑戚如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后,已过了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彼时太阳渐浑浊,天空变得有些昏黄。

    她和小月一人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,站在门口与郑老爷与郑夫人作最后的道别。

    “娘!爹!”郑戚如想到此次出行,与爹娘相见之日只能是一年以后,突然有些感伤,用一双隐隐含泪的眼睛仔细描摹着二人的五官,微微哽咽着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哭什么,又不是见不到了。再说了,这可是你自己要求出去玩的。不过记住了,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。”郑夫人对她温柔的笑笑。她绝美的脸被天光打下微暗的底色,却如赤日般温暖。

    郑老爷也有些难过,虽知女儿不久后便会回来,但父母之心谁能通透?一日不见就能茶饭不思。他勉强地笑笑,道:“注意安全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八字——注意安全,早点回来。虽看似平淡无奇,却是天下父母用心至极之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戚如,我给你拿了东西。”说着,郑夫人从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十分精致的小珠子,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小珠子的表面,然后珍重地交给了郑戚如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记住,这颗玉珠你一定要随身带着,知道吗?认真保管,切不可将它弄丢了。”郑夫人的语气十分严肃,脸色有些隐隐的忧色。

    郑戚如接过这颗珠子,它只有拇指的大小,十分袖珍,但其表面却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光芒,手指触及,竟是温热的,有一抹神秘的安然从指尖传到了心头。

    她仔细摩挲着它,而后突然露出异色,将其置于阳光下,竟在其表面发现一个奇怪地纹路,若不细看,很难看清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奇怪,为何要让自己携带上这个玩意儿…而且这玉珠看上去似乎并非凡物…不过,既然母亲这样要求,自己照做就行。保管一个戒指,也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认真地对自己点了点头,郑夫人与郑老爷对望一眼,安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郑戚如勉强把目光挪向地面上的小石块,才忍住泪滴不落,抬首时眸子重新清明:“爹,娘,我走了。注意身体。一年后,我便回来!”说罢朝二老深深拜了拜,随后转身头也不回地上了路。不是不想回头,只是怕一旦回头便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小月朝郑夫人与郑老爷行了一礼,也转身跟在自家小姐身旁。

    几道暗影偷偷贴在二人身后。

    而郑夫人和郑老爷则相互依靠着,立于府门口,如同静静守卫净土的两棵槐树。

    郑夫人将头紧紧靠在丈夫肩上,手缩成一团,低声呢喃道:“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郑老爷粘在女儿背影的目光有一丝坚定:“是的,她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世事无常,谁能断言。

    一年之约,怕是连变化本身都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瘫软在天边的夕阳不语,只身随暧粉的幕布缓缓轻舞着。

    时间会证明一切。时间本身即为真相。[]